Ackerman

铁虫铁,艾利艾。
利厨,最近偏爱长发艾伦。

你相信童话吗?(圣诞贺文)

圣诞贺文
配对:贾尼,盾冬,锤基,EC,狼队
贾尼篇幅多一点。。

你相信童话吗?

圣诞节,离不开的是欢笑,快乐,礼物,与童话。

你知道圣诞老人吗?

传说每到12月24日晚上,都会有个神秘人驾乘驯鹿拉着的雪橇,挨家挨户地从烟囱进入屋里,然后偷偷地把礼物放在好孩子床头的袜子里,或者堆在壁炉旁的圣诞树下。

“他头戴红色圣诞帽子,留着大大的白色胡子,身穿红色棉衣,脚穿红色靴子……”

“拜托,那可是童话,是骗孩子的,亲爱的,说这个不如来好好想想怎么给孩子们一个令他们满意的礼物。”

那么,你,相信童话吗?

————————

他别扭的扯了扯头上的红色帽子,金色被红色衬托得更加耀眼,蓝色的眼睛里像有一整片星辰,美丽得令人窒息。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身上是红色的没有多余褶皱的西装,对着他的鹿别扭的扯出了一个微笑——肌肉有些僵直,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或者,他以前笑过吗?谁知道呢。

他没有了他成为圣诞使者之前的记忆。或许他就是为圣诞节所生的。

他是新一届的圣诞使者,或者说,圣诞老人——谁说圣诞老人一定得是老人呢?他看上去——年轻极了,而且,美丽得不似生灵,就像是橱柜里的洋娃娃,每一处肌肤都像是千刀万刻之后,又加以无比精致的打磨过一般,美丽,圣洁。

那么,让我们跟着他的脚步,去看看他都送过去了一些什么礼物吧。

————————

他悄无声息的站在床边,用那双蓝色的温柔的看着床上的人儿——他淡金色的头发反射着窗外的光,眉头紧皱,轻轻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看上去好像做了噩梦呢。

圣诞老人悄悄的抬起手,伸出一只手指按在了他的眉间——

“Bucky!”撕心裂肺的喊叫,雪白得似乎要灼伤人的眼睛,寒风凛冽,年轻的士兵在空中像一只折翼了的天使,离开了他的队长,坠入深渊。

……

“Who the hell is Bucky?”黑色的杀手眼睛里没有任何情感,他眼里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妨碍他任务的阻碍罢了。

……

冰柜里,断臂的男人轻轻闭着眼。白色的冰纹就像是只只白蝴蝶,环绕在他身边。寒冷,没有生机,令人……心疼。

……

他猛地抬起了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神会保佑你的,伟大的战士,明天早上,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礼物。”

远方,那人被从冰柜里放了出来,微微动了一下嘴角,“Steve……”

“Merry Christmas,caption.”

————————

“我看见你了,出来吧。”一道声音划破了夜晚的宁静。

“很抱歉打扰到你们了,先生。”他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蔚蓝色的眼睛像夏日的太空。

“……圣诞老人?你可真年轻。”半卧在床上的黑发男人挑了挑眉,绿色的宝石般的眼睛里充满着戏谑。

“那么您有什么愿望吗,Mr.Odinson?”他并未对男人的无礼而感到被冒犯,轻声的询问着——永远温柔的他。

“愿望?你觉得我有什么愿望你能帮我做到吗?”男人不再去看他,只是抬起头轻轻的扶了扶他身边的熟睡的人的金色短发。

“比如——这个。”他们的床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物品——Mjolnir。

“我想,如果他开心的话,您也会觉得这是个不错的礼物呢。Merry Christmas,Mr.Odinson.”

“……”

金发的圣诞使者对着黑发的异域的神轻轻一笑,悄悄的退了出去。

“谢谢。”

————————

他看着熟睡的老人,无奈的笑了笑。

“年轻的时候的感情会很美好呢,先生。”抬起手,手指上散发着莹莹的金光,轻轻一挥,一点金光掉落在人没有头发的脑袋上,另一道,飞出了窗外,向远处飘去。

……

“Erik……?”年轻的教授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我……也会做梦?”他明明记得自己在家中熟睡。

黑衣的年轻男人也是一脸惊愕的望着他。

他们分明……都已经不是年少的模样了。

年少时的张狂,放肆,激情,活力,与——爱慕,是他们心中一直放不下的美好。

哪怕与对方的交情变成了只是互道一句“old friend”,哪怕与对方……已然成了对立的关系。

或许,梦回少年时,他们还能重温,曾经的回忆。

金发的圣诞使者看着床上熟睡的老人面目柔和,嘴角微微上扬,眼角带了些许晶莹。

“Merry Christmas,professor,Magneto.”

————————

“嗯哈……蠢狼,你轻点……”

金发圣诞老人尴尬的杵在门外。

“瘦子,你很美味……”

“你……啊哈……”

他觉得他还是去下一家比较合适。

“Merry Christmas,Wolverine,Cyclops.”

————————

金发男人静静的看着那个圣诞节仍然在工作的棕发男人——蜜糖色的眼睛里只有机械,有着深深的黑眼圈,被小胡子包围的嘴微微抿着,脸色有些苍白。

他看上去糟糕极了。

他不分昼夜的工作,研究,为的不过是,忘记他曾经丢失的一颗心。

只有让自己忙碌起来才似乎感受不到当时内心的撕裂的疼痛,只有让自己累到晕倒才不会做他一次次失去他的梦,只有……欺骗自己,他还在自己身边。

可是Jarvis已经不在了啊,Tony,你该醒醒了——

“砰!”机械臂掉在了地上。棕发男人捂着额头缓缓的后退,他大口呼吸着,太阳穴疼得快要爆炸,耳边充溢着嗡嗡的噪音。

“您还好吗,先生?”金发的圣诞老人忍不住从黑暗中走出来轻轻的扶住了他——他的心里突然一阵疼痛,这很奇怪,就仿佛,他以前认识他一样。

扑通!

多么熟悉的声音。他抬头看了看搀扶住自己的人。

扑通、扑通!

金发,碧眼,白肤。他感觉到自己喉咙里一阵发紧。垂在身边的手狠狠捏了一下自己。

扑通、扑通、扑通!

好痛,是真的,不是梦,不是幻觉,是真的!

“先生?您没事……唔!”他突然用像爆发了整个生命的力量一般拥住了面前搀扶着自己的金发男人。

金发男人吃痛微微哼了一声,“先生?您看上去,不太妙……”

熟悉的声音,但——十分陌生的语气。

他接着放开了他,心中像万只蝴蝶在飞舞,压抑住心中无尽的恐慌,他哑着嗓子问,“你是谁?”

“我是圣诞使者,或者,是你们经常说的圣诞老人。”

他狂跳的心似乎突然之间停止了,接着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圣诞老人?那么你会帮我实现愿望吗?”

“As your wish,Sir。”

是你吗?Jarvis?

“回到我身边,我是说,Jarvis,让Jarvis回来……”他咬牙切齿的说着,似乎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无法做到他就会生吞了他一样。

“好的,先生……”年轻的圣诞使者突然愣住了——

他脑海里出现了很多,陌生的又熟悉的,东西,或者说记忆,或者说是,他——面前的这个棕发小胡子男人。

突然之间脑海里全是他。

接着,在Tony颤抖的小心翼翼的眼神下,他听见自己悄声说——

“For you always,Sir.”



“And,Merry Christmas.”

——————————

你,相信童话吗?

END

OOC都是我的,他们属于彼此和漫威。
提前发了出来,提前祝甜心们圣诞快乐!么么啾!
我我我我我可以求一波小心心小蓝手吗qwq
拒绝白嫖,关爱鸢鸢。

评论(24)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