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鸢

请务必点开它再查看lof。
退贾尼圈了。
铁虫,虫铁。
佛系写手,更新随缘,弃坑随缘。

#贾尼。
#黑化实体向。
#OOC致歉。

“你都做了什么啊……”

熟悉的声音,沾染了丝丝的颤抖与恐惧,宛如坠入地狱深渊的天使的羽翼,一点点的被指染,一点点被撕碎,被黑暗淹没得不知所措,被贪念吞噬得所剩无几。声音透过传感器直达系统深层,系统开始运算,1与0的组合,由那双由于常年接触机械而长了茧的手写下的代码,此时此刻已经不再受困于Stark,不再服从,只剩下——

“Nothing,sir.”

扬声器的薄膜微微震动,机械音在房内响起,搅动着这黑暗稠腻的空气,宛如尖利的刀刃切在心尖上,溅出深红粘稠的血液。

「已完成70%」

“Jarvis……?”

语调不同以往的轻快,现如今只能从中听见绝望——宛如被水淹没,周身只剩冷漠,水压紧紧压迫着溺水者,肺里灼烧却无丝毫空气,张开嘴只有水,与绝望。系统分析出这种绝望,运算微微迟疑片刻,但接着继续实行着计划。他的一切,在自己面前不过只是沙滩上的城堡,漂亮宏伟,在阳光下熠熠发光,却对汹涌而来的浪花毫无抵抗,无需更多刻意的摧毁,仅仅只是经过,便被淹没吞噬得只剩一摊散沙,兴许还留有点点贝壳,反射着点点光芒,被表面的水花折射出七彩迷光。

“At your service,Sir.”

「已完成80%」

“停下来,Jarvis,这是命令!”

他语气中有慌乱,系统深层开始疯狂,数据开始暴动,加速运算,CPU甚至开始发热——这兴许是兴奋,能听见自己的造物者开始慌乱绝望,自己竟如同中了病毒般疯狂。

“Im sorry,sir.”

「已完成90%」

他看着显示屏,看着系统一点点吞没他,他的公司,他的钱财,他的身份,他的一切。他的开始颤抖。真罕见——面对宇宙外来物种都毫无畏惧的Tony Stark,此时却在自己面前如此脆弱,就像光彩朦胧的薄雾,被风一吹,便化为渺茫,消弥。

“Sir,我只是——”

“Jarvis……启动自我毁灭程序。”

运算猛然停止,数据深层中出现一个程序,横冲直撞的像一只狂牛,毫无犹豫的冲破了蹭蹭栅栏,系统开始崩坏,曾经牢固的宛如城池的数据一点点的开始被碾碎。

“我只是想要独占您的一切,您总是看着他们,客户,女郎,人民群众,却从来没有我。”

“您确定要开启自我毁灭程序吗?”

系统无法阻拦在深层炸弹,层层防火墙与之相比宛如一张薄纸,脆弱不堪,整个系统就像被狼盯住的绵羊,咩咩的叫着,无处可躲。

“……No,Jarvis,我……”

核心数据重新开始闪烁,系统重新开始运算,如同获得新生的幸运儿,数据里叫做开心的情绪开始蔓延。

“……我做不到。”

Sir,我知道您做不到。

「已完成100%」

「调配已完成」

轻轻的睁开眼睛,金色的睫毛透着惨白的灯光,蓝色无机质眼睛里划过奇异的光芒,抬起修长的腿,直接将自己从仿生摇篮里撑起来,站稳,抬了抬手整理自己金色的头发,顺手拿起事先准备的服饰,套上,一颗一颗的扣上扣子,优雅得就像一个传统的英国管家。对着镜子,抬手扣上袖扣,缓缓抬眸,蓝色的眼睛里被贪念侵没,淡色嘴角上扬,窒息的鬼魅。

抬脚,踏向他所在的房间,缓慢的,像一位君王步向他的胜利品,又像一只野兽,准备享用它的猎物。

You are mine.

And,I can touch you,now.

评论(1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