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鸢

请务必点开它再查看lof。
退贾尼圈了。
铁虫,虫铁。
佛系写手,更新随缘,弃坑随缘。

存戏—Newt首戏(移动迷宫)

#电影原著梗
#OOC属于我

“谢谢……Minho.”

火光点亮了半边天空,空气中弥漫着弹药气味,一声声枪响搅动着黑暗的稠腻的充满了病毒的致命空气,像大钟的敲响声,一下一下,敲来了死神的脚步。嘈杂混乱的人群,疯狂的嘶吼,癫狂的尖叫,恐怖的轰炸声,硬生生地撕裂了耳膜,直接在心尖软肉上划上道道痕迹,鲜血——不,污血沿着嘴角滴落,划出一道死亡的黑色弧线。抬起手用力的捏住Minho的手臂,像一个溺水的可怜儿拼尽全力握上救命稻草,抬起已经泛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他,似乎想将他的模样刻进眸子里,刻进已经被病毒吞噬得千疮百孔而无法抵御任何什么东西的心里,嘴里含糊不清的呢喃着,舌搅动着满嘴的血腥,扯开嘴角想要给他一个微笑——已经做不到了。

终于又一次见到你了,Minho,虽然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撑住,Newt!”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火光中,他的声音夹杂着枪声、嘶喊声、尖叫声,和死神的呼唤声,越来越远——像遥远天国传来的天使的呼唤,隔着云层,被大气阻隔,远远的传到耳朵里,传到大脑里。已经无法思考了,偏着头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似乎自己也跟着渐行渐远,跟着魔鬼窒息的脚步,踏上那污浊昏暗龌龊之地。

难受,血,想……

“Newt!”

是谁?

“Newt!!醒醒!”

宛如大海传来的鲸歌,听上去如此渺茫如此遥远,耳边是谁在呼唤?那声音一点一点地敲击着神经,几近完全麻痹的大脑开始回神,耳边的枪声依旧,大口的喘气似乎想要缓解自己目前的症状,但呼吸到的只有充满着病毒的稠腻血腥的污浊之气。眼前是Thomas焦急的脸,他看上去很糟糕——当然,比自己强了不少。

“Tommy……”

张嘴,腥甜却充满腐臭味的液体从嘴中溢出,喉咙里宛如卡了一个死透僵硬了的刺猬,腐烂的声音,牵扯着声带,大脑几近停止思考——事实上已经无法思考了,愣愣的看着眼前人,血红的双眼似乎要滴出血来……

等等,Tommy,活下去,信……

抬起僵硬无比宛如百吨重的手,死死的握住脖子上的绳索,耗尽全部力量将它扯断,颤抖着放在他手上,然后整个人如同断线木偶,力气似乎和信一同被带走,离开了自己。灵魂宛如被恶魔撕扯着,吞噬着,破烂不堪的身子从里由外的开始烂掉,灼烧着自己的生命,吞没着自己的记忆,如同整个人深陷入林间深渊的沼泽,被攀枝错节的藤蔓缠住,一丝丝沉入那摊死水中,吐不出半个气泡。

Tommy……

风吹来了远处的枪声,带着死亡的气息,带着病毒的污浊,带着他的抽噎,带走了自己的一切。战斗还在继续,你们要活下去……我想我做不到一直追随着你了,Tommy。照顾好大家……照顾好你自己。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