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kerman

铁虫铁,利艾利,轰出。
绿谷吹。

【艾利】自由(血族利,养成)「三」

03.

“……艾伦。”

夜凉如水,木屋旁有个身影静静的蹲在那里。虽然已经步入夏天,但是春寒并未离去,带着点点蛐蛐鸣叫的夜风刮来,少年沉浸在自己的时空之中。——直到被熟悉的声音唤回来。

“唉…唉?!兵、兵长!”他被吓了一跳——因为已经很晚了,他以为……

“已经过了就寝时间了——这么晚了你还在干什么?”利威尔只着单薄衬衣,平时严谨扣紧的纽扣有两颗并没扣住,在夜色下透露出点点锁骨模样。清冷的语调中夹杂着撩人的慵懒,很显然他已经准备去睡了,不过屋外不听话的某人吸引了他的注意。“没什么事就快去回房休息——除非你想明天训练加倍。……还是说,有心事?”

“是、是的,我知道了!”艾伦立马站起来挺直身子,恭敬地敬了个军礼——习惯所迫。慌乱的语气让利威尔微微挑眉。

注意到自己长官的细微动作,艾伦支支吾吾开始回答他的问题:“……说心事什么的,听上去很像在说年轻的女孩子呢——实际上……我,我是来……看月亮的!今天月色很美…!”

“……”利威尔面无表情——一如既往,不过艾伦似乎看懂了他的“面无表情”,这绝对并非什么和善的模样。这个时候艾伦在思考着可以去哪里找个地缝了,因为——

“你是白痴吗?今晚有月亮吗?”果然,他的长官毫不客气的戳穿了他方才慌乱之中瞎编的理由。

空中有云,大概这也是为什么带着凉意的原因,连一点点星星都看不见。就那样的,黑暗,阴冷。

“我……”艾伦视线开始乱飘,欲言又止。

“说,”利威尔轻叹了口气,上前直直的盯着少年的眼睛,观察着他的神色,“——还是因为硬质化的问题?”

“啊,是…是的。”果然什么都隐瞒不了他的长官呢。

“……艾伦,”利威尔的声音伴随着远方蛐蛐儿的鸣叫,在夜空之中显得无比冷清——这个比喻很奇怪,但是艾伦就是觉得这一声像城内初雪,洁白映着沉寂了很久的钟楼,接下来或许是响彻全城的鸣叫,他等着他的长官的呵斥,不管是他没做到的硬质化,或者是半夜出来,都是要挨打的表现。

“你做得很好了。”

轻轻的一句话语落在年轻人的心间,他一时半会居然失神,并未反应过来方才的话语是何等意思,微张开嘴,一个表示疑问的单音节脱口而出:“啊?”

“……类似安慰——如果那个算安慰的话,我已经在白天和你说清楚了,既然没办法硬质化那也并不是你的问题。”利威尔斜瞥了一眼愣住的他,“就和韩吉说的一样,起码我们知道了你的巨人化的极限,这个已经很好了。”

“兵长……”艾伦回过神来,却依然愣愣的看着面前的自己的长官。

“在臭水沟一样的环境下生活谁他妈会喜欢——为了外面的世界继续加油好了,虽然会很困难——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调查兵团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我……”

“……辛苦了,艾伦。”

突然有一阵带了些许力度的夜风从远处刮来,还带着一些闻不出来的花香,以及点点淡淡青草泥泞味,天空中云朵被吹往了别处,一开始是一缕,一簇,接着是整片的月光洒了下来,慵懒且宁静的笼罩住他们两人,四周八方的蛐蛐此时此刻也安静了,甚至能够听到地上青草被风吹起舞动的沙沙声。

艾伦有些出神的望着面前的长官,利威尔白皙的肤色映射着淡如水的月光,平常带着锋芒的眸子里点缀着丝丝柔情与关怀。艾伦愣住,接着并未回答他长官,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蹑手蹑脚的搭在了利威尔单薄的身子上。

“谢谢您,兵长。”

不同与下属对待长官的异样的情绪早已经在心中扎根,此时此刻的氛围将艾伦心软得快要冒泡泡,喜爱之情一点点在自己身体中发酵,膨胀,溢出,但是出口的仅仅是那句似乎微不足道的道谢。

在这个世界,“喜欢”这个词太轻了,轻到比空中云朵还不及,与生存与否的问题相比,那恍若仅仅就只是一个毫无含义的单词,一文不值。

但是啊,兵长,我会努力活下去的,巨人什么的,从来不会阻挡我的脚步。我可是想要和您一起,去看“火焰之水、沙之海、冰之大地”,去拥抱自由,去欣赏毫无瑕光的月亮。

您就是我的月亮。

————————————

“…艾伦?”带着疑惑的冷清嗓音打破了宁静夜空。

“啊…啊?欢、欢迎回来!利威尔先生!”男孩拖着几乎快和熊猫有的一拼的黑眼圈站在他们的城堡门口。

莹莹月色充盈着整个空间,连时光都被染成月色白,同一轮轻盈温柔的弯月。轮回在此发出欢快愉悦笑声银铃般悦耳动听,三魂六魄也因彼此充溢着柔情。

“你干什么——”

“等您回来!我听同期生们说,如果有人在等您回家,然后说出‘欢迎回家’,能够让您高兴起来呢,您一直好像都不怎么开心……唉?”一个拥抱打断了艾伦的回答,他拥抱得很用力,艾伦甚至觉得自己的腰杆都要被折断了。

利威尔松开拥抱着艾伦手,轻轻扶上他的脸颊,将还带着稚嫩的脸蛋捧在手中,“艾伦……”

“谢谢你,艾伦。”

他在这个世界活了已经足够久了,久到以及忘记和别人相处应该是如何一个模式。尽管最近身边多了一个家伙,但是其实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利威尔会让艾伦早晨起床晚上睡觉,和自己这种恶心丑陋的血族不一样,艾伦是应该活在阳光底下的人类男孩,除了每天的两个时辰的短暂接触,他们的关系就只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室友一般。

但是每到深夜利威尔总会在艾伦的房间停留。他不会做别的事情,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凝视正在成长的、慢慢褪去稚嫩的男孩。

这样就足够了。

利威尔这样对自己说,足够了,他不能要求更多。面前的艾伦本应该离自己远去——他属于光明,跟着自己会有数不清的麻烦,甚至,自己就是他最讨厌的物种呢。

真的吗?利威尔,这样你就满足了吗?

—TBC—

关爱小清,拒绝白嫖。请让我看到你们的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好吗QAQ

评论(3)

热度(30)